安徽扶贫网——29岁的青春,定格在扶贫路上

首页

2018-11-28

康彬的宿舍仍保持着他离开时的样子。

“康彬你咋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这样走了呢?”“康彬你在天堂里可要照顾好自己!”“要是我能替你走就好了。 ”李寨村寨东庄67岁贫困户马娥在送别康彬后一直在悲痛中不能自拔。 马娥动情地说,“今天是康彬走过的第六天,这几天我做梦都和他在一起,这孩子好得很呀,这么好的人咋说走就走了呢?”马娥是康彬包保片区的一位贫困户,虽不是她的包保联系人,但康彬隔三差五就往马娥家中跑,了解产业扶贫进展情况,帮助落实各项扶贫政策。 “康彬把俺当成亲人看待。 春节前,他还给俺送来了新柜子、新被子。

”马娥一边抹眼泪,一边说,“他人亲和,每次来和我都是叙不完的话,我在医院住院,他买了东西去看我,坐在我床头宽慰我不要急,过几天就会好。

”打开马娥家的《扶贫手册》,康彬留下的一页页文字清楚地记载着一项项帮扶措施:低保金、养老金、光伏收益、春节慰问金、产业扶贫奖补资金、金融扶贫分红,参加新农合免除全部个人承担费用,在县医院和镇医院住院费用报销后个人负担的费用,每项金额都写得清清楚楚。 寨西庄建档立卡贫困户巩春付老伴马之珍说起曾多次到他家来过的康彬,难过得掉泪:“去年他第一次到我家来,我正在家附近的豆地里拔草,他见我衣服汗湿了,当即劝我先到树荫下休息,问我可有换洗衣服,我说有衣服换,他笑着对我说,你年纪大了,少干点农活,注意养护好身体。 ”“去年秋天收玉米之后,天气凉了,他第二次到我家,问我冬天有没有厚棉袄、厚被子,我说都有。 ”70岁的马之珍老太太说,“接下来他问我和老伴可能喂几只羊,见我家没有拴羊的地方,他对我老伴说,你会不会用高粱穗扎成扫锅台的把子、扫地的条把?老伴说会扎,他就动员我们扎把子和条把卖,每天扎几十把,到集上也很好卖,一个条把十多块,共挣了一千多块,他把我们扎的条把拍好照片,给我们申报了4000元产业扶贫资金,再加上贷款和光伏分红,手头越来越宽裕了。 ”“他最后一次到我家来,是为盖房子的事,他见俺三间住了几十年的草房子破旧得很,就和王琦队长安排人给我盖新房。 ”马之珍指着刚刚建好还没搬进去的两间砖瓦房对我说,“房子盖好了,康彬还没有看到俺搬进去,就这样走了。

那天村里人到阜阳送他,俺不知道,俺当时要是知道了无论如何也要去见他最后一面。

”在场的邻居张燕边抹眼泪边说:“康彬人好啊!他来村里就像走亲戚一样,亲热得很,每句话都是设身处地为村里人着想。 ”“康彬先后到俺家来过多次,他喜欢提着半截蓝色半截白色的布袋子,从里面掏出俺的贫困户档案,指着红色的本子(《扶贫手册》)念给俺听,他很认真地核实数字,然后让俺在上面按指印。

”寨西庄93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童培玉说,“他看我年纪大,每次来不是问俺可缺衣服和被子,就是问俺可缺米面油,春节前他来到俺家,说要给俺一个装衣服的大柜,俺说用不着大柜,他说那就给你送个电视机吧,从那以后俺就看上了电视。 ”寨西村77岁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王金明回忆:“康彬想方设法为俺申报产业扶贫项目,那天他到俺家得知俺会编八斗,就帮俺买来了柳条,编一个八斗能卖35元,编两个就可以赚一个,俺从冬天到春天,编了将近60个,卖了两千多块钱,还领取了4000元产业扶贫资金,有事情干,身体也比以前好多了。 ”一个随时随地都在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春节前第一场大雪,正是康彬得第一场病还没去住院的时候,那天他和王队长拿着铁锨带着村干部清理积雪,他们从村部往东把我家门口这条路积雪也给清扫了。 ”79岁的张开法说,5月初到县医院做了膝盖半月板手术,出院后至今仍靠轮椅出行,我住院第三天,康彬就带着水果等营养品来到俺的床头,还叮嘱村卫生室要尽快为俺办好报销手续,上学的两个孙子也享受了教育扶贫政策,今年的收入有小额信贷和光伏分红、公益岗位、务工收入和产业扶贫补助等,脱贫应该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了。 ”“他可真是个好人呀,到阜阳给他送行,我坚持让家人把我和轮椅抬到车上,我一定要见他最后一面,给他送个行,康彬是个独子,结婚三年没有孩子,听说他50多岁的父亲是禹州市一名扶贫工作队队长,我那天见到康彬的父母,我止不住掉泪。 ”“那是两个月前的一个周末,康彬没有回阜阳,那天晚上我回到村部在沙发上躺下来,康彬见我睡着了,他给我倒了半杯热水,在杯子下面放了一张纸条:起来后一定要喝杯白开水,在这半杯水里再加些热水就行了。

”李寨村村民监督委员会主任宋迎飞说,“想起这个细节,我就觉得康彬人太好了,他的心很细,随时随地都在为别人着想。 ”“那天晚上工作队和村两委班子开会开到九点多,离开二楼会议室外面漆黑一片,下楼梯的时候,康彬一直双手扶着我下楼,他生怕我年纪大了,下楼梯时有什么闪失。 ”李寨村年过六十的文书李仲刚回忆道。 康彬住在阜阳黄岗中学校园内教工宿舍楼。

学校保安梅克起回忆:“好多次康彬很晚才回到校园内宿舍,他开车回来的时候,从不按喇叭鸣笛,每次都是下车小声喊着:‘梅大爷,我又回来晚了,影响你休息,不好意思啊!谦和得让人觉得他真是个难找的好人,听说他走了,大家都止不住的难过。

”(杨益军李东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