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车产业洗牌加速 整个产业链上不乏雄心勃勃的入局者

首页

2018-10-06

电动车产业洗牌加速整个产业链上不乏雄心勃勃的入局者而谈及锂电行业目前的窘境,于清教极度悲观。

“今年年底到明年春节期间,很可能有很多企业就坚持不下来了。 毕竟资金链、现金流是企业的血液。

但很多企业在前几年过度扩张,而现在的订单又完全跟不上……”市场上的变化早已传导到资本市场。 8月24日,新能源电池正极材料生产企业安达科技宣布停止上市。

近一年来,包括凯金能源、珠海银隆、腾远钴业、珠海赛纬等诸多锂电池行业企业的上市之路折戟沉沙,或自行终止或IPO被否决,与前几年争先IPO的盛况,对比鲜明。

锂电行业的迅速转向、加速“洗牌”,是整个电动车产业链开始分化的缩影。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主要包括“三电”(电池、电机、电控)和充电配套设备,电池产业是企业数量最多、投入最大的一部分。

其上游探至矿产资源领域,以及电池材料领域(正极材料、负极材料、电解液、隔膜和其他材料),中间是电池制造与组装企业,下探传导至整车制造企业。

今年上半年,沃特玛资金链断裂、珠海银隆陷入拖欠货款、骗补、停工、裁员等负面消息,都将曾经雄心勃勃的电动车产业链上的企业,卷入到旋涡之中。 近期,863电动汽车重大专项首席电机专家、上海电驱动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贡俊对外表示,“电驱动系统已经提前从蓝海变成了红海,甚至从红海变成了血海。 业内很多电机厂目前处于亏损状态。

因此,这两年做电机要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才能熬得过去。 ”电动车产业链上“山雨欲来”。 业绩下滑导致资金链压力大近两年,随着电动车市场的极速升温,整个产业链上都不乏雄心勃勃的入局者。 加大研发投入、扩建产能,每一家都希望自己能站住风口,淘得真金。 但由于补贴政策的变化,市场层面的压力陡然增加,令产业链上的部分企业在业绩和资金上受到双重压力,业内预计,将有不少企业在2018年跌入业绩的谷底。

这首先表现在最为活跃的电池领域。

以刚刚中止IPO进程的安达科技为例。 其2017年净利润2亿元,同比下降%;2017年现金流由正转负,同比下降%。

2018上半年净利润仅6566万元。 今年7月,电池负极材料制造企业东莞市凯金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凯金能源”),未能通过过会,发审委对其提出多项质询,其中,业绩下滑是重要原因之一。

“报告期内公司主要产品销售价格逐年下降,毛利率持续波动。

”“整个经济形势不稳定的大背景下,几乎主要行业拟上市企业的上市之路都是曲折的。

”一家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电池企业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2017-2018年,上市排队大概有600-700家,到现在排队的只有200-300家。 而锂电行业,因为政策不确定,企业业绩波动大,是阻碍上市的最主要原因。

”“大环境主要是下游主机厂的市场容量有限,导致竞争激烈;其次是证券市场本身的因素,IPO普遍减缓。 ”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称。

“2018年下半年是考验整个锂电池产业链上企业生存能力的关键时期。 ”于清教表示,“看看谁能撑得过去吧。 ”事实上,因业绩下滑导致的资金链紧张,不仅存在于锂电行业,在电动车产业链上的诸多企业,亦面临着“钢丝上跳舞”的窘境。 较为典型的案例是走到破产边缘的沃特玛。 由于决策失误以及电动汽车补贴政策的调整,曾风光无限的沃特玛遭遇了订单不足、现金流紧张等空前危机。

其母公司坚瑞沃能()业绩大幅降低,股价也在轮番抛售之下,触及历史低点。 “补贴政策的改变,直接影响了整个产业链,资金周期长,企业压力巨大。

”一位业内的电机企业董事长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这严重影响了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运营。

宁波容百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刘德贤称,由于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不断调整,导致各个企业的发展策略也不断调整。 而补贴发放得越来越晚,也造成整车、电池、材料、设备等领域的企业经营现金流出现问题。

其次,整个市场虽然不断扩大,但与上游企业的野心扩张相较,仍显得需求不足、消费环境并没有火速形成。

特别是新能源客车领域的“去泡沫”,让整体需求“断崖式”下跌。 僧多肉少,下游零部件产业链的洗牌也水到渠成。

产业链存活率10%随着头部企业的形成,行业链淘汰赛加速到来。

以电池行业为例,“动力电池1至8月份的装机量主要集中在宁德时代、比亚迪、国轩高科和孚能科技。 产业的集中度越来越高,这四家总和占了装机量的70%左右,余下不到30%的市场,被近百家企业瓜分。 由此可见,其它企业的订单和营收非常不乐观。

”于清教称,产业集中度的提升虽然有利于行业的发展,但也给曾经快马加鞭入局锂电行业的小企业带来了灾难,没有订单,没法存活。 安达科技2018年上半年,前5大客户的销售额占总营业收入比例为%。

其中比亚迪占公司收入的比例在%,客户集中度处于较高水平。 高度依赖单一大客户,是诸多电动车产业链上的企业,压力重重的源头之一。

除此之外,整车制造企业向产业链的延伸与渗透,也在影响着产业链上的企业。 “整车企业自建电池工厂、与大型电芯供应商合作,甚至自己研发新的电芯和电池路线,这些都对整个产业链的企业造成影响。

”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目前,比亚迪、大众等整车企业都在自己的电池领域实力布局。

贡俊的想法是,“就行业现状而言,电芯主机厂不一定做,但是电池包主机厂一定会做,对于电机系统而言,主机厂现在正在储备能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会自己做一部分。 ”事实上,电机行业已陷入快速淘汰之中。 根据此前工信部发布的电动车目录配套情况来看,目前全国有近200家电机企业。

而据经济观察报记者统计,其中大部分企业都是从传统电机及相关行业转型过来的;再加上,有业内人士直言,“中国有些企业喜欢打‘价格战’,搞恶性竞争,而从不投入研发,”这也导致了恶性竞争的加剧。

贡俊表示,“从电机、电控本身而言,已经有点过热,大小企业加起来有一两百家,这一定是不正常的。 我认为到最后能剩下5-10家,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照此估算,电机电控企业的存活率不到10%,而此前电池行业也曾预测最多存活头部几家企业。 目前电池行业已经淘汰了超过一半的企业,预计存活率也将低于10%。

随着未来几年日韩电池企业的重回,整个市场的压力会更大。 目前,国际零部件企业正在加紧布局中国市场。

这意味着,电动车产业链上的企业们在未来将面临更为强大的对手。 业内预计,当中国新能源汽车电机市场体量足够大的时候,电装、博世、西门子、东芝等企业肯定会强势进入。

有业内人士预测,“新能源乘用车对电机品质要求非常高,随着国际巨头的‘参战’,会有一大批自主电机企业被淘汰。

届时,我国新能源汽车电机市场的厮杀才真正地拉开序幕。 ”在业界看来,零部件的强大才是中国汽车产业强大的根本。

“整个电动车产业链处于大浪淘沙时期,头部企业的头部效应在逐步显现;没有太多竞争力的企业势必被淘汰。 ”上述电池企业负责人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称,最后留下来的企业,都将是未来参与电动车产业竞争的中坚力量。

相关阅读新国标实行后电动车行业将面临三大新情况!最近,讨论最火的莫过于新国标的出台,其留给行业过渡期为11个月,将于2019年4月15日起正式实施。 那么,当新国标实施后,电动车行业又会出现哪些新情况一、行业加速洗牌,没有电摩资质和3C认证企业将面临挑战从新国标的各项规定来看,无论是限速25km/h,又或是蓄电池标准电压不大于48V等规定,这都表明目前大多数豪华款电动车将都被划分为电动摩托车。 而企业如果想继续发展,必须具备电摩资质和3C认证,而由于电摩资质的苛刻资金条件,将意味着一些中小企业将面临巨大挑战,行业洗牌速度将进一步加快。